首页| 论坛| 消息
主题:沉痛悼念我的启蒙老师
大雨bh发表于 2021-11-26 14:25
  10月25日上午,我接到我最要好的朋友加同学,也是刘老师的长子刘丰打来的电话,说他的父亲、我的启蒙老师—刘清广老师于昨日仙逝了。这不幸的消息犹如晴天劈雷,让我顿感惊愕,不知所措。因为刘老师虽然年过85岁高龄,耳不聋,眼不花,思维敏捷。今年上半年我还回老家大斜阳村看望他呢!我和刘老师畅谈达两个多小时,回忆起当年我在小学读书的往事,刘老师记忆仍然是那么清晰。他说话还是那么严谨,那么有条理,那么有逻辑性,令我十分敬佩!
  后听刘丰同学讲,刘老师这次是因为突发脑梗、心衰而到张家口医院抢救无效逝世的。为挽救老人的生命,作为儿女们已尽了最大的努力。不巧的是,我近时意外腰部受伤,不能前去参加老师的葬礼,实感遗憾和懊悔!为此我辗转反侧,彻夜难眠,刘老师年轻时的模样,我们师生相处的岁月,像放电影一样,一幕幕浮现在眼前。
  刘老师年轻时身材苗条,长相俊俏,是我们那儿三里五村有名的美男子,而且书写绘画,吹拉弹唱样样精通。我记得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,演唱现代戏当中,他男扮女妆,从发音唱腔到舞台动作均能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。在大型会议上的发言和讲话,他吐字清楚,声音洪亮是让众人折服的。他一生教书累计达30多年,但由于时代的原因,造成断断续续,几起几落。他的学生遍布在各个行业、重要岗位,可以讲桃李满天下。他性格倔强,子女很多,个个孝顺而且很有岀息,多次接他到城里生活,他就是不同意,愿在农村吸收新鲜空气,过着平民的日子。
  记得那是在一九六八年,全国实行贫下中农管理学校,公办教师下放回家,刘老师再次以民办教师的身份被聘到本村学校。我在以后的五、六、七年级(七年制)中,他一直担任我的语文老师。
  在那荒废的年代,使我由不懂事的孩子,变成爱学习的孩子。七十年代初正是文革的高峰期,当时在农村正流行一股“读书无用论”的思潮。认为农村孩子们念书没前途,上大学无望,因为大城市的初、高中毕业生还下放农村当知青呢,还不如早些去生产队挣点工分呢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班30多名学生最后就剩下我们两个人。我记得当时的班主任王文瑞老师让我们各自回去问家长:不想念书就回去,想念书就退到下班继续念。我母亲的回答是:“这么小的孩子不念书干什么去呀?”我虽然书继续念,但心没有彻底收回来。在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与刘老师的长子刘丰同学玩到了一块,我们的兴趣、爱好感觉很能说得拢,于是我就经常到他家玩。刘老师看我有点学习基础,在日常闲谈中,以古时的典故,现实的比喻来启发我、引导我,认识学习的重要性。他说就是在农村没文化也寸步难行。要想让人尊重你,看得起你,你最起码要掌握好三大本领:能写一篇好文章,能打一架好算盘,能写一手好毛笔字。吹拉弹唱是起辅助作用的,掌握的越多,说明你越多才多艺。在刘老师的教育辅导下,我由过去贪玩,厌烦学习,逐渐开始对学习产生了兴趣,甚至达到了痴迷的地步。
  老师无私地施教,使我吸吮知识的无穷营养。刘老师经常跟我们讲,世上各个行当,师傅教徒弟最后都留一手,不全教,就怕徒弟学成后抢师傅的饭碗。就唯独教师这一行,从孔夫子那天起就讲“学而不厌,诲而不倦”。因为中华文化博大精深,知识是无止境的,如果教书先生也打折扣,那么中华文化就枯竭了,传不下去了。刘老师是这样说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在
下一页 (1/2)
回帖(5):
5楼:
4楼:曲辰:
先生的文章一直写的很好,我爱看。只是现在写的少了些 ..
3楼:大雨bh:谢谢曲老光临本帖并给予肯定和赞誉! (2021-11-28 15:50) 
..

全部回帖(5)»
最新回帖
收藏本帖
发新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