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论坛| 消息
主题:《读者》特刊,收藏了几代人的青春记忆
上谷行客发表于 2021-11-26 22:24
初中那会,我每天有15块生活费。4块坐公交,5块买早餐,剩下的钱,刚够买一份带肉丝的盖浇饭当午餐。听起来还行?其实根本不够花。
因为那时候,我有一本不吃饭也要买的杂志。谁要是第一个买到当月新刊,其他人都会投来膜拜、艳羡、仰望的目光。
它就是承载了几代人青春记忆,书写了无数人生故事的国民刊物——《读者》。
它像一把钥匙,轻轻一转,开启无数人的回忆大门。
学生时代的我们,谁不曾在抄过“好词好句”、跟同桌分享过“笑话精选”;就连上课,也忍不住把它藏在书本下面,趁着老师不注意,偷偷看上几行。
没有智能手机的年代,是它,告诉我们世界是什么模样。
在这里,我们遇见了霍金、爱因斯坦、查理芒格,第一次了解到“人工智能”、“虫洞”和“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”。结识了梵高、齐白石、贝多芬等各个领域的艺术大师,才知道生活不止眼前的作业和考试,还有闪闪发亮的梦想和远方。
懵懵懂懂的青春期,也是它,用温馨、有爱的故事,给我们补上了一堂“爱的教育”。
每本《读者》,都是我们理解社会、读懂人生的一扇窗户。文学、音乐、影视、思想、娱乐、科技、艺术、体育……海纳百川,包罗万象。它扩展了我们每一次眺望世界的深度和广度。
就像一位读者说:它的陪伴,照亮了我们敏感孤独的成长岁月。即便是在物质匮乏的年代,也能感到内心富足,精神充实。
今年,是《读者》40岁生日。回首它一路走来的印迹,会发现它的发展和壮大,与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精神成长紧密相连。
80年代初,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。一片文化荒漠上,《读者》宛如一颗青青小草,悄然冒尖。
▲创刊号叫做《读者文摘》那时,父辈正青春。《读者》就像一位见多识广的人生导师,帮他们打开了眺望世界的窗户:
有哲学家培根带你探索“爱情真谛”的《论爱情》;也有与时俱进的教你《怎样自学英语》;还有充满时代印痕的《生男生女早知道》……
2006年,发行量超1000万,创下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期刊发行量的记录。那时,我们正年少。《读者》不止是手边的作文宝库,也是心灵成长的伙伴。
它用灵动温情、诗意智慧的文字,如春风细雨般,给了我们黑暗里的曙光、困境中的鼓舞。
它不止是一本包罗万象的大众杂志,更是一方凝聚了中国人的根与魂的精神净土。这也是为什么,一位上海读者坚持订阅33年。即便书页已泛黄,仍把它们当做传家宝来收藏。
▲读者家中杂志实拍
《读者》用40年的默默耕耘、40年的隽永深情,向所有人传达了一个坚定不移的信念:哪怕再过100年,1000年。纸媒不死!好内容永远不过时!
在上海外滩一间实体「读者书店」里,有一个特别温暖的角落,写满了大家对《读者》的爱。
▲满满一面墙的手写卡片不少人呼吁:希望《读者》可以出一版纪念合集,让我们得以重温那些早已绝版的文字和故事。
金庸的随笔、海子的诗;三毛的手记、童话大王郑渊洁的育儿心得……让我们有一次通过杂志里的文章和资讯,跨越时空去了解父辈生活的时代、走进母亲青春芳华的机会。
▲《读者》编辑部早期工作场景
大家都知道,想要找一份去年的报纸就够难了。把40年前的期刊杂志找出来重新出版,谈何容易!不过,凡是总有例外。《读者》编辑部聆听到大家心声以后,做了个激动人心的决定:从40年近千本杂志里,选取了最能代表《读者》风采、
下一页 (1/3)
回帖(2):
2楼:
1楼:好文章不能够分享是件多么扫兴的事情。一个金钱一个名利蒙住了 ..

全部回帖(2)»
最新回帖
收藏本帖
发新帖